你的位置:首页>学习园地>环球扫描

桃色丑闻牵出美国政坛多人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表时间:2016-05-09

  假如你看到这样一份名单,上面列着上百家美国精英机构的名字:国务院、商务部、国税局、领事馆、海岸警卫队、联邦调查局、美国陆军信息系统指挥部、普华永道……你是否会以为,这是白宫在广发英雄帖,诚邀各路豪杰共商国是?

  错!你绝对想不到,它其实是一个皮条客“呕心沥血”13载深挖出来的嫖客花名册。迫于法庭禁令,嫖客的具体姓名不得公开,但他们供职的机构却于近日曝光。

  顿时,道貌岸然的美国精英圈,节操碎了一地,人人自危。爆料者宣称,某些客户信息可能影响美国2016年大选结果……

  分析人士称,这份名单很可能牵出华府历史上最大桃色丑闻。

  客户名单重达21公斤

  爆料者是律师蒙特戈梅里·席布莱。他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在完成一位已故客户的“遗愿”。

  事情是这样的。

  黛博拉·巴夫瑞,江湖名号“特区夫人”,民间对她更直白的称呼是“华盛顿头号老鸨”。她自1993年起经营了一家名叫“帕梅拉-马丁”的“情感陪护”公司,实为一个庞大的卖淫集团,网络覆盖华盛顿特区、巴尔的摩及弗吉尼亚州北部地区,她本人则在加州电话遥控。

  她手下有130多名“陪护”女郎,个个大学毕业,其中不少出身名校,形象端庄,谈吐优雅,白天拥有体面的工作,如大学教授、海军军官、医务人员,晚上则艳妆出台,赚取外快。

  她的客户多为政商名流,包括政府高官、国会议员、军队将领、世界银行高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理……

  据报道,在1993年至2006年间,黛博拉先后为上万名达官显贵安排应召女郎。一次90分钟的出台,姑娘们一般挣300美元外加小费,其中一半进了黛博拉的腰包。13年来,她狂赚了200多万美元。

  就在她如鱼得水之际,却被税务部门盯上了。2006年10月,警方搜查了她的家,查封了价值100万美元的资产、50万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次年3月,法院以“组织卖淫”“洗钱”“勒索”等多项罪名,对她提起诉讼。

  为筹钱打官司,黛博拉打算出售13年来多达1万名长期客户的电话记录。据称重达21公斤!其中涉及多名“重量级政客”。

  消息一出,华盛顿特区立即炸开了锅。为避免精英阶层陷入“集体道德沦丧”的窘境,特区联邦政府法院发出保护令,禁止发布电话记录。

  黛博拉很生气,质问执法者“究竟要掩盖什么”。她扬言要跟政府大干一场:“我不把这事儿折腾个够,誓不罢休!”

  然而,世事难料。2008年5月2日,已被判定罪名成立的黛博拉突然吊颈自杀,据分析是因为惧怕在高墙内度过她“余生中最富创造力的时光”。

  那一天,不知有多少人长舒一口气,以为自己的风流债将随黛博拉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谁知,黛博拉留了一手,将含有815名重要客户身份的花名册交由律师席布莱保存。这些年来,这份名单始终是悬挂在华府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席布莱多次请求法院解除禁令,允许他公开客户信息,均遭拒绝。

  今年4月11日,再次碰壁的席布莱决定剑走偏锋,公开174名客户的工作单位。这样既不违反法庭禁令,又足以让华盛顿高层丢脸。

  果然,华府再次沦陷……

  那些凋零的花,那些落水的狗

  自从华府爆出这份名单的存在,已有一大波体面人身败名裂,断送前程。

  首先凋零的是马里兰大学教授布兰迪·布里顿。黛博拉一出事,她的身份即遭曝光。她无地自容,选择自杀。

  接着是美国前海军学院教官瑞贝卡·迪更森中校。她承认曾因经济破产在黛博拉手下当应召女郎,其间几乎与所有男客户发生了性关系。她的服役记录相当好,曾多次获得奖章。事发后,她丢了职,脱了军装,前途渺茫。

  嫖客那边,最先落水的是时任美国国务卿赖斯的得力助手兰德尔·托拜厄斯。为证明自己不是胡说八道,黛博拉主动将部分电话记录提供给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发现托拜厄斯的名字赫然在列,立即电话求证。

  托拜厄斯承认曾通过黛博拉的公司电召按摩女郎。第二天,他便辞去了美国对外援助处主任及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职务。

  托拜厄斯之所以成为“出头鸟”,实在是因为他“太高调了”。他拨打服务热线居然留的是华盛顿官员公寓的号码,享受服务时毫不避讳国际开发署的事,大浴巾上标着他的大名,床头还摆着一张他与布什总统的合影……

  此后,美国广播公司再也没有公布名单上的其他名字。坊间盛传,那份名单包括1名布什政府里的经济学家、1名著名公司CEO、数名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层、至少6名高级军官……

  后来,黛博拉又想出一招,在个人网站公布了众多隐去姓名的客户电话。一名敬业的新闻调查记者挖出了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戴维·维特。据报,他多次和一名妓女幽会。

  当晚,维特发表道歉声明,一再强调那些都是角逐参议员之前的往事了。他说:“这是我过去犯下的严重罪行,我要负起全责……几年前,我就已向上帝和妻子忏悔,并得到了原谅。”

  另一个大人物是五角大楼军事专家哈兰·乌尔曼,其著作《震慑与畏惧》是美军发动伊拉克战争的重要理论依据。他是黛博拉在法庭自辩时被抖搂出来的。

  在黛博拉的眼里,乌尔曼“与众不同”。“他有点变态,我们的姑娘都超级害怕他。所以我每次安排姑娘去他那儿服务时,都要好好思量一番,最终派出‘最具抗压能力’的姑娘。”

  抛出乌尔曼,黛博拉本意是让他站出来为自己作证,但对方不予回应。真不知黛博拉怎么想的,谁会为一个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人出庭作证呢?

  下一个倒霉蛋是谁?

  此番名单重现“江湖”,又有哪个倒霉蛋要被清理出局?

  席布莱在公布客户名单时说,某些客户的信息可能影响到眼下如火如荼的总统大选结局……媒体立即脑洞大开,开始“对号入座”的游戏。

  最先躺枪的是共和党竞选人、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坊间其实早有传闻,说他有婚外情,但主流媒体一直没掺和。

  直至3月23日,著名八卦杂志《国民问询报》刊发长文,标题是“妓女、教师和同事们——5个将毁掉克鲁兹的妞儿”。文中放出5张打了马赛克的女性照片,说是克鲁兹的5名情妇。

  别小看了这家八卦杂志,当年“老虎”伍兹的婚外情就是它率先报道出来的。

  两天后,主流媒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一种非常戏剧化的方式卷入克鲁兹的绯闻。

  该媒体那天中午的直播节目请来两位嘉宾,一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专栏作家爱莉安娜·科恩,一位是克鲁兹的前公关总监阿曼达·卡朋特。聊得好好的,科恩突然话锋一转:“来说说《国民问询报》的报道是真是假吧。克鲁兹是不是和那么多女性发生关系,包括,呃,你也被点名了,阿曼达。”

  顿时,主持人懵了,阿曼达也傻了,“哼哈”一阵后,总算找到了词:“这绝对是假新闻……有事找我律师。”

  在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电视台直播节目上演这样的桥段,这事儿真的兜不住了。克鲁兹立即发表声明,痛斥《国家问询报》的报道,矛头直指特朗普:“很明显,这些攻击是彻头彻尾的垃圾……他一贯的可耻行为配不上我们正在寻求的职位。”

  好事者却来劲了,不仅人肉出马赛克后5个女人的真面目,还在推特上挖出猛料:克鲁兹和阿曼达竟有一模一样的纹身!

  有这样一番铺垫,难怪坊间要把克鲁兹的名字拉入“黛博拉的名单”了。

  也是巧了,名单公布之前,克鲁兹刚刚在犹他州和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初选中获胜,一度令其选情出现曙光;可名单公布之后,特朗普横扫纽约州和东北五州,克鲁兹却铩羽而归,在票仓重镇纽约州竟然还吃了个大鸭蛋。5月3日,克鲁兹宣布退出2016美国总统选举。

  这就是席布莱所说的“影响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吗?

  美国大大小小的选举中,候选人的八卦情事从不缺席。也真够难为他们的,一会儿正人君子,一会儿无耻混蛋;一半赤裸真相,一半政治毁谤;有人演的辛苦,有人乐在其中……

  曾经以为,《纸牌屋》的剧情太狗血,现在真心觉得:艺术来源于生活。(唐昀)

 

主办:中共江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江门市监察局•江门市预防腐败局

联系电话:0750—3273755,传真:0750—3273757,电子邮箱:jmjwxjs@126.com

技术支持:江门市经信局 中国江门网